鬧得少——杜琪峰

 


明周記者:你自己覺得所謂「杜琪峰風格」是怎樣的一種風格﹖

杜棋峰:我不相信影評,也不需要獎項的肯定。有些人話我自大又好,乜都好,我不需要這些judgment(評價),我好清楚自己。由day one第一部電影,拍完《碧水寒山奪命金》之後,我七年不拍電影,不是因為七年沒有人請我拍,是因為我不想拍,最大原因是我覺得自己不懂拍電影,我用七年時間在電視台做接近電影的東西,去學關於電影工作的事,怎樣去做一個導演,編劇方面我還要學點什麼。八六年我重投電影界,拍了很多商業片,公司讓我拍我自己喜歡拍的東西,一步步地發展自己的事業。一直到拍完星仔的《濟公》,令我反思到,作為一個導演,我日後怎樣看自己,別人怎樣看我,導演的角色是什麼,我的導演生涯應該怎樣發展,我想了一年,九四年我全年沒有拍電影,後來我想清楚,拍了一部《無味神探》,完全將我以往的拍法改變過來,我現在還未說得出什麼是「杜琪峰風格」,至少我一直不停地嘗試和尋找。每一個導演都要建立自己的風格,否則好像我以前那樣,只是一個operator(操作員)。

 
2003年04月12日第1796期<<明報週刊>>
Copyright © 2005 WWW.LAUCHUNGYAN.COM 刘松仁 松居 桃花岛刘松仁分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