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目录选单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真情指數訪問由台灣TVBS電視台播出 感謝網友辛蒂的上传、qqqq6543210整理文字稿》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一)总说

(二)迎合市场接拍大量古装片
(三)刘松仁与冯宝宝 问心无愧回首过往作品
(四)陪衬星爷乃一大学问 戏约始终不断
(五)经验宝贵使用者付费 转换工作环境迎接不同挑战
(六)初来台湾面对尖锐质疑 与杨佩佩合作大受欢迎 不因成果影响心情
(七)视剧情所需与导播事先讲过 发掘钟楚红入行 热爱戏剧无庸置疑

     

答:好像我们香港的冯宝宝,她就是天才,她小时候开始3岁就会演戏,他很懂,然后他自己可以在排演打一个灯在片场外面,然后我们粤剧要唱要什么,他自己就在比划,4岁,她是天才,然后你跟他讲戏,他一听就明白,然后我们要通过很多的努力,好像以前和她拍一个戏叫风云,然后杜琪峰导演,其中有一场戏是我改编的,改了之后,我给他,他看一遍他就可以了,然后我要念,我要背十分钟,他也会挑战我说,你可以了吗,我说我不可以,然后,他就在那边等,你可以了吗你可以了吗,这样子他很快,然后我就很用心的慢慢背,没有办法,你比不上他,就举个例子这样子,所以一般来说,我不感觉我有天分。

问:很难想像,也有别的演员能够来欺负你的。

答:有。

问:不是,都是你给人家压力吗?

答:不是,我给人家压力,然后人家也给我压力,其实每个演员给我都会有压力,每一个戏对我来说都是有压力。

问:可是跟你演对手戏的演员说都被你逼到就是让他们紧张到。

答:其实一接触我就没有,以前会,现在不会。

问:是哪一种会让人家紧张。

答:我那个时候比较认真,我很认真,然后跟疯子一样,然后我认真又要求人家认真,然后变成有时候因为你不可能要求别人跟你一样,我年轻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其实不对。

问:人家如果在扎很多戏就会没有办法很投入。

答:那他就完蛋了,一般他不能进我那个组。

问:你有这个要求吗?

答:他自然会消失,我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有些演员来了。

问:谁会自然消失。

答:有些他迟到3天之后,就不见了,这个演员就这样子。所以一般来到

问:你的威力大到...

答:所以一般到我们那一组的人他们都很认真,其实他就是追求那个东西,才到我们组里面,那个时候我造成的一个气氛就是那样子的。

问:只要不扎戏就好了。

答:不是,扎戏也无所谓,就是你有能力你扎,对不对,就是每个人能力都不一样,如果你有能力你就扎,但是你到这组来你就要认真,就是这样,其实扎戏也无所谓。

问:你碰到比你强的演员,你会怎么样,你会?

答:我就会越强。

问:更强,对不对?

答:因为你是反应,act and react ,所以一般来说,我是最喜欢强的对手,因为他可以带我,不是我带他,是他可以带我,我也上来这样子,我演戏一般不是演我自己,我是演一种关系,我比较享受如果演我自己,就是我个人表演,好像所有人都为我服务,然后我在表演,他们都是为我服务,就好像在家里我是大男人,太太为我服务。孩子为我服务,什么人都为我服务,你很孤独,你没有享受到跟妻子那种关系,跟孩子的关系,跟家人的关系,你没有享受到,我比较喜欢享受关系多过自我。

问:可是你是不是就接了一个戏就绝对不退出了,就演到底。

答:很少。

问:不管多悲惨,就是演完他。

答:所以悲剧就一直在发生,一直在重复的发生。

问:那你个人脾气这么好吗?

答:以前脾气不好,我会发疯,就是戏痴。发疯了,不是发疯,就是想把这个戏弄好。

问:很用力,现在不会了。

答:现在,没有那个力气,不够了,年纪大了。

问:以前这样发疯有用吗?会变好。

答:当然,没有效果我就不发的,就是因为我不是想发疯。

问:对,发疯又不好玩。

答:你为了想把这个东西达到一个效果,所以你这种方法是不是,如果不能达到这个效果,那有什么意思,你发疯干吗?

旁白:进入电视圈超过30年,很少人像刘松仁这般相关的媒体报道少之又少,宣传造势的活动更是屈指可数,对观众而言,他就像是遥远天际的一颗明星,遥不可及,不同于其他艺人的总是紧抓住曝光的机会,好大力推销自已,刘松仁对媒体却总是避之唯恐不及,婉拒一切采访,脱下明星的光环,坚持回归演员本位,放眼港台两地演艺圈,刘松仁独树一帜的风淡云轻,可谓异数。

问:你有现在看以前的演过的角色,觉得说如果现在让你演那个角色你会演得不一样?

答:都很好,我以前演的所有的角色都很好,没有不好的。

问:没有后悔的。

答:没有后悔的,在我的感觉里面,为什么呢,我那个年令我全部精力,或者全部投入,都是这样子,我有什么办法,你回到那边去演,你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是20岁,25岁的那个心智,不可能,那个时候的东西就是这样子,它们美不美,就是这样子,如果现在我去演,它是一定不美的,所以对我来说,它是完美的,他这个角色演就不是完美的,当然就是不是完整的,不是这个意思,在我的立场里面,我那个年令,是完美的,没有办法,就这个样子,所以我不会后悔,它就是这个样子,高低好坏无所谓。反正他就是这个样子。

问:那你演戏以后,都一直演主角?

答:没有,配角也有。

问:你演过配角吗?

答:有,电影也有,电视比较少,但是也有。

问:那演配角的时候,也能够享受一点乐趣吗?

答:开始的时候有一点,有一点难过,其实我在台湾回去香港以后,在电影里面,很多是配角,举个例子,鹿鼎记。

问:演陈近南。

答:很多电影我都演配角,我在想,演配角,演配角又怎么样呢,那什么是主角呢,我就在分析这个事情,如果今天我结婚,我当然是主角啦,如果今天你结婚,我到你的那个婚宴,那你是主角,那我是什么,我是配角,私生活中你可以是自己的主角,为什么你不可以做配角,如果你的婚宴就是你结婚,我到你那边变成我主角,那就完蛋了,是不是,你对不起朋友,又有点问题,所以你在人生里面可以当配角,我在想,演戏是假的,为什么你不能当配角?

问:可是你还是花了力气,说服自己?

答:不是说服,慢慢你就理解了,然后,从这个过程里面,你就发现什么,原来配角比主角更难演。

问:为什么?

答:因为主角,所有戏都写在你身上,你有很轨迹去看,就好像你现在有这张纸,你就知道怎么问,那如果没有这张纸,你怎么问呢,你说是不是更难呢,配角他没有,没有什么线索的,你要创作,你看那边,其实那个难度很大的,非常大的。

 
 

Copyright © 2005 WWW.LAUCHUNGYAN.COM 松居 桃花岛刘松仁分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