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松:它不可以从一个观念来到去改的,比如说同居,我只是说同居这样东西,对,不对,我就觉得不是这样看的。我觉得是怎样呢,就是,因为整个社会去到物质化,各人化,这个才是大问题来的。它不单只是,同居只是一个产品,既是在一个物质化,各人化里面的其中一个产品而已。你想抽它出来,只是改这个现象呢,我觉得很难,很难,还一个人,尤其是,很难。始终我都觉得是所谓那些领导者啊,一间公司的领导啊,或者是一个社会的国家啊,那些人要宏观些,还有那些视野要宽些来引导,或者制度,出一个好的制度,来到去养一些年轻人去生活在一个这样的环境,又或者那灵性点的环境,或者一些,那个才是真正解决的办法。我们和那些孩子说他们都没有办法理解的,你说,喂,你不对啊,你应该不是这样,他根本不明白的,我都没办法明了,他又觉得你不明白他窝,你明白吗?就是你变得还有一个代沟,就是这根本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来的,真的是,须要大家很平心静气,互相接受底下,然后一起去sort out(解决)这些东西的。一起去研究这些东西,然后慢慢,慢慢去...

麦:真的很凄凉,照你这么说,这个世界这样下去,既是说错与对整整的没有了。都不知那样是对的。完全混淆了。

松:是,它现在是一个这样的现象。其实我十几年前,我们去和一些“social worker”呢聊天,他们都觉得很难,我们不知怎样去帮这些年轻人,他说他们根本没有了这个...不同我们的年代说,这是对,这是错,就是我们上一辈教我们就是这样的,是吗?不准这样,准这样,这么样,现在没有了,小孩子很难教的。他去到一个这样的浑沌,那混淆的那个情况。不过呢,我始终觉得,物极就必反的。它去到某个阶段的时候,当那些不好处浮出来的时候,就是我们反思的时候。就好像现在我们美国那样,现在,不是我们美国,美国,以前他们觉得“大晒” ,现在他呈现一件事情出来,他们就不得不反省。当我们活在那个MOMENT,我们就不可以逃避要付出我们的代价。那么看你幸不幸运了,你不幸运就你有份,或者他幸运就他没份。它只是这样的一回事,我自己觉得,但我们一定要有个良心在那。

麦:我很认同,这个世界上呢,什么事,宇宙万物也好,都有个代价,有个平衡,既是我们今天找到一点出来,就是什么都要付出,如果你没付出,是没有平白的,就算我那个真理,你也要付出,任何一样东西,你要付出,就有代价,要拿到一些东西就要给代价。你的代价高也好低也好是一回事,你自己去找那个平衡点。怎样也好,今天真的很感谢你,阿松仔,多谢!

松:不要那么说。

麦:多谢你。

松:我们也要握手啊!

(全文完)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Copyright © 2005 WWW.LAUCHUNGYAN.COM 松居 桃花岛刘松仁分站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