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麦:我们只是生活是艺术工作者啦,电视也好,电影也好,我们有没有一些文化使命感呢?应不应该有呢?

松: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一些,应该要有。香港来说都很商业化的,那么我们都是这样的环境里面长大,是吗?然后就是,我将一个人物的感情很真实的这样去再呈现出来,然后希望观众有所启发,或者有所反省,我觉得已经很好了。既是说,很满足的了。直至我有一次呢,我看到了一个电影,叫“人到中年” ,我不知你有没有看过,就是说文革那个时候,那些受欺压的知识分子,然后到开放那个时候,他们到中年那个时候,再怎样去面对生活,怎样去充实自己,然后再适应回这个社会,哇,那个戏对我来说真的很感动。那一杀那,我觉得,就如你说的,原来电影是可以去到一个这样,就是快人心醒的,一样这样的事,令你可以想回很多事情,那么说,这样拍电影才有意思的哦,真是这样才有意思,你令到人家回想起很多事情,反省很多事情,然后,既是说重新再检讨自己...


麦:既是使命,是吗?哇,如果做了一部好的电影啊,我们那种满足感,是没有办法用任何一样东西来...

松:没有的,没有的,不是钱,不是什么

麦:不是钱的问题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Copyright © 2005 WWW.LAUCHUNGYAN.COM 松居 桃花岛刘松仁分站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