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麦:阿,刘松仁,那么你呢?

松:其实,我呢,好像我呢,我也是很受一个神父的影响的。那时,因为我们在天主教,然后那时在圣堂里有一些会,我们叫圣母君啊,我们有个神父和我们也很要好的,他也影响我好多的。我从来都不觉得我红的。我那时候在无线,那时拍陆小凤的时候呢,其实也蛮红的。既是我回想起那时候,哇,那时候也蛮红,因为想起那些阵势,还有那些人啊,怎样围着你啊!但是我当时没有想过自己红的,还有我是去抗拒自己红的。

麦:为什么呢?

松:因为我不想有这样的感觉。

麦:是不是你认为太红或者什么的,没有了,变得...

松:没有,我又没有想那么多。我想是从,纯粹是从宗教那个感觉来到去令到自己这样的。我觉得,就是从一出道我就觉得,演戏,在这个戏剧里是我的工作来的。那么它那个名声呢,和我呢是分隔的,完全分隔的。所以我完全不理那样东西的。

麦:你只不过是刚刚碰巧你的职业是电影圈。

松:对了,对了。我就是这样想了。所以,我只是做而已,我只是做而已,我没有理那样东西。

麦:就是有人说:“阿基哥” ,就是说,今时今日我有很多时候去报导,那么就有一天我在街经过,有一个又是电影资料馆找我去访问啊,就是录回我的生活,我说起来都有个名,录了四个小时,那么下到来,有一个那些普通人,“阿基哥,那么现在你没拍电影,做回一个普通平民,有什么感觉?” ,喂,我一直都是个普通平民来的哦,不过只是因为我拍电影,那职业不同罢了。你拍戏那些人拦着你,其实我不是想被人拦着你进来的,不过我的职业,所以如果你能够真真正正当着是你的职业话呢,你自然会看得很开的了。

松:还有我觉得任何的成就呢,一定是你的包袱,将来。既是那成就只不过是阶段性的而已,就是我自己,既是我在这么多年里学习的。比如在这个阶段里面是成就,再过几年之后呢,它就是你的包袱的了。你在适当时候你就要“甩掉” ,我们说,就要将...既是圣经里面很正确的,忘记背后

松:啊,忘记背后,向前看,它一定是你的包袱,我觉得。。

麦:不好的记忆,你呢当它是一个教训,谨记,哎呀,我重蹈覆辙不行的,我以前犯过的,当是这样,但如果你一日背着他的话,你一日辛苦,一日辛苦

松:我就重蹈覆辙都行的,我就...我觉得...

麦:一错再错?

松:你可以再错,只要你真的认真去学习。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Copyright © 2005 WWW.LAUCHUNGYAN.COM 松居 桃花岛刘松仁分站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