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松:当然呢会有时很辛苦的时候啦,是不是?但是呢,我有不觉得说,因为我,譬如说你拍戏你很认真,那么我不觉得我很辛苦,我做人我很认真,我也不觉得我很辛苦...

麦:那么你现在做人是不是很认真的?

松:我认真的。

麦:既是说样样事情都是一丝不苟的?

松:那么又不是所有事情都是一丝不苟,既是我做人认真是包括不认真在内的。

麦:什么意思呢?

松:既是说做人有不认真的时候,有不须太执着的时候,不须太过计较的时候,不须要...既是譬如你做戏,你也是一样的。譬如它具备不到这样的条件,如果你还去执着着那样东西呢,那么你就只有痛苦。

麦:自己拿来辛苦?

松:是啊,只有自己辛苦,当你看准那样东西是不可以去到这样的时候,那么你就要退而求其次。

麦:就是意思是说,强求不能的话,就顺其自然了?

松:是啦,不是顺其自然,是在有限度的情况下,去争取一些东西。比如我举个例,当一个戏,是可以很好的时候,我一定要去到很好。那很好的意思就是说,每一个人都要付出所有的东西,因为它们是综合性的嘛,对不对啊。所以我在大陆拍一个戏,就是那个导演想我,既是,当我们有对手的时候,他不须要我其它演员去对戏的。我说不行,我一定要站在这,就是你在镜头外面,你也要对戏。他说,为什么呢,哦,因为你要求的是一个完美的东西,如果你是须要一个完美,我既然在镜头外面不存在和演员对戏,它会有缺陷。因为他不知道我是怎样演的嘛,你找个副导演和他对,他又怎么知?那副导演又怎么会是我呢?我交给他去和副导演演,不行的。那么我就会坚持,我一定要站在这和他来到对戏。因为我觉得,完美是不可以有一个洞的。虽然它还是会有洞,但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如果那个球是千沧百孔的呢,我有不计较它多几个洞的哦,你反正都已经看不到的了,是不是,那么我就不会浪费我的精力去做一件那么愚蠢的事情。我就会储回我自己的精力去做另外一样事情,希望对他在别的方面会有帮助。就是我是一个这样的人来的,我不会这样执着到我认真就一定要达到某个效果或者某...我不是的。

麦:就是你会去衡量那件事

松:是啊,我衡量,所以我做人都是那样。我是不断在那学习着怎样去认知啊,拿个平衡啊,怎样去...就是有时那个戏是不能够好的时候,我就会去享受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或者是互相帮助啊,互相提点啊,既是我会享受那样东西。就是我觉得生命也好,做戏也好,太多事情可以享受,太多事情可以学习的,就是太好玩的,我觉得。就你不须要那么执着那样东西咯!所以我意思是说我认真是包括了有不认真的在内,我可以完全不认真也行的。

麦:就是换句话说,这样既是你现在一路成长,现在已经开始看开了,是不是这样的意思呢?既是看化点了。

松:我不知是否看化了点,不过我不是以前般执着。我以前执着到可以伤害人的,我可以伤害人多,我不是特地伤害人的。既是,喂,你坚持要这样拍,你有没有考虑到,或者那导演的感觉呢?我没有的,我不懂的。我只是觉得这样东西应该要这样。那么我早期有一段时期就是这样的。既是我要那个艺术品是,我觉得这样会好些,我就不知怎样,我就死冲死冲去令到它变成是这样的东西。慢慢呢,就觉得,你不须要这样的,其实。就是为什么呢?因为我看到你的好的意思是,我觉得这样好,那么好呢是一种完美,所以我就要达到这个完美。那么慢慢你就体验到,这个完美呢,其实是比差的人好些,比好的人还是差了些的,它只是这样的一回事而已。那么你不须要那么执着,是吗?你执着到去伤害人,比如说,人家有自尊的,你不须要去伤害别人的自尊,去那么严重吗?有时你伤害了,你补救不到的,是吗?但是那时候不会想,现在你就会退而求其次。既是你就会顾虑多些,既是或者放多点在别人的感受,那么你就会和他商量多些,有时就牺牲那个,我以前认为的完美。那么它那个效果不一定你认为那些的,其实它不差于,或者他是不同的东西,或者什么的,变得现在你的选择多了些,就不是以前般执着。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Copyright © 2005 WWW.LAUCHUNGYAN.COM 松居 桃花岛刘松仁分站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