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麦:刘松仁,你就两地跑啊,香港内地。你认为香港和内地的电视制作有些什么不同呢?

松:其实他们都学习着我们的香港拍摄的速度的,有时候他们学多了我觉得,觉都不睡啊,学的这个速度,省钱啊,有时会有这样,就有点组织。但有些呢就是比较认真点的,但你知道他们这么多人拍戏有的好有的就不好啦,不好的都是绝大部分的了,但是我觉得他们始终有文化基础在那里的。所以他们拍戏的时候都还是会有点心动的和有点东西想讲的,或者他们文人的层面呢,他会批评一点不好的东西,表扬一些好的东西,他们都会受控一些这样的文人在报纸上面,或者什么来到分同他们。那我觉得香港的技术,速度啊,工作的精神啊,拼博啊这些有的是很多好的。不可否认好多。如果结合上他们,就是真的互相学习互相结合呢,我就觉得会有希望的,现在我们好像在香港就产生的问题就是没什么信心,一时好像提不起劲,从哪里入手,很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多时候内地人反而看到我们香港人的优点,好像我看个节目这么说,上海市长说我们香港的优点,怎么样怎么样讲出来,我们上海是比不上的,反而我们香港人有时对自己丧失信心,这是一个普遍的现像,就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如果我们不能够找到自己的定位呢和肯定自己呢,立足点啊或者自己的价值,同我们合作上来的时候都没信心的。以前呢我觉得太澎湃,太过自信,现在就太没有信心,所以有时候都找不到。经济环境影响很大,因为我们太依赖这个东西。

麦:我总认为呢,电视呢绝对经营的过去。

松:在香港已是很走运了,在这个年代里面还有一个那么庞大的国家市场在后面。

麦:做靠山是吗?

松:是啊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Copyright © 2005 WWW.LAUCHUNGYAN.COM 松居 桃花岛刘松仁分站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