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麦:今时今日的演员太过杂了,为什么呢,什么选美也给她演,什么,总之是不是就有,就是公众有个名就给她...

松:多材多艺啊。

麦:但是你明白一件事就是演电影的人呢我认为,并不是说我想演就演,一定要经过,就算你是不是那个材料没人知道,但一定最起码要经过基本的训练。你没有基本的训练是不可能好像他经过训练过之后就可以起码琢磨模仿这个角色然后创作角色,我们要经过这个阶段。不是说,我要演就演啊这样,你怎么演法,凭什么去创作角色,你根本就不懂。那你怎么能够演得好呢,你们呢,我就最可惜同那些所谓大善电视台总监制谈,为什么你一个人一块玉拿到来这里为什么你不打磨,他们的答案是这样,他说我就不是不想,第一,太浪费钱,第二我也都不想培养好一个人,很辛苦才培养到一个人出来这样,被人挖走。所以他们行不行,各安天命,反正有的是人。那些公众一定要看的,给阿猪阿狗他们都要看的。你说我都不知道就是好是好,模棱两可,适合也好...

松:我觉得这个时候产品就是这样。

麦:适合也行,不适合也行,那我只有好...

松:就是太过自我太过人现在你知道我们的社会就是比较上就是这样,看得我多少,我缺少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什么,以前没有嘛,以前我这个年代就是培养一个人材就是培养一个人材了,你记不记得,你们电影公司也好,我们电视台都是的,这个演员我们培养要变成什么我们怎么样就是在那里营造出来,然后不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就好关心他,就好像我们那个时候的新闻界都很保护我们的,哎呀,我们不要写这件事破坏他,保护我们。现在的时代不同了,就是怕损失,那我没损失啊。

麦:我们一般说上来都是忍恶扬善,他调转过来,扬恶忍善,好事不需要讲啊。

松:人是需要鼓励啊需要什么的嘛,有时我做错事的时候,别人帮我们掩饰一点你就会被他感动,你又做多点好事,互相这样的帮助。现在没有这种情况了,就是一揭出来,反正都是了,无所谓了好多人都。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Copyright © 2005 WWW.LAUCHUNGYAN.COM 松居 桃花岛刘松仁分站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 刘松仁 劉松仁 松居